诗钰网

首页 > 小说

翟司然陆烧总裁的名流宠妻小说精彩试读

  • 来源:诗钰网
  • 2020-06-14 03:27:59
总裁的名流宠妻第14章 夺命连环催

司机是翟司然留给她的,所以一接到电话就过来了。

在去往画展的路上,司机说:“陆小姐,你消息可真灵通,才来就知道广南有个画展。”

她坐在后座上微微一笑:“很难吗?上网查一查就知道了。”

司机略显尴尬,便也不再说话了。

再者,她总不能闷在别墅里,像个家庭主妇那样等着翟司然回来吧?

那也太可笑了几分。

更何况,她去画展还有别有目的!

到了会馆中心,她让司机在外等着,半个小时后她就出来。

画展是在会馆三楼,地方很大,布置的也很精致。

因为今天是第一天展示,来的人很多,陆烧却不像他们那样细细的、慢吞吞的去欣赏画作,甚至不会举着香槟跟人探讨画中的意境和哲学。

她来这里的目的,是寻画!

所以目光从每一副画之前的署名上掠过一眼就走了。

几乎看遍了画展上所有的画,仍旧没能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一副!

因此,也没心思继续待下去了。

只是她没想到,自己刚出去,就迎面碰到了宋南笙!

“陆小姐?”他略带着些许的惊讶。

却又立刻笑逐颜开。

似乎并不是故意来偶遇的!

只是在这里撞见,或多或少有些蹊跷。

陆烧往后刻意退了一步,有心与他保持着距离,问:“是你啊!”

“真有缘,到了广南还能碰到。”

“你……怎么知道我姓陆?”

宋南笙轻耸了下肩,眼神一挑:“很难吗?柯兰尔的首席刺绣官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上次酒会上咱们见过,只是我没想到你就是传说中的‘小花神\\’,当时我可吓了一大跳呢!”

提起上次酒会,陆烧就想到自己被当成服务员的囧态。

那件事,真是可以在自己人生中画上一笔了!

此刻又被提了出来,陆烧自有一丝尴尬。

除了微笑,大概没有一个字能表达她此时的心情。

但宋南笙似乎并不觉得那场意外给陆烧带来了什么影响,他咧着笑:“忘了自我介绍了!我是D&M的设计总监宋南笙,南竹的南,笙箫的笙!这次的项目我也有参与,未来半年,你我也是合作伙伴。”

他不喜欢陆烧用防备的眼神看着自己,便将全部信息报好。

带着一丝讨好的味道!

陆烧也不惊讶,第一次在D&M见面时就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。

她说:“我虽然知道你是D&M的设计总监,但没想到这个项目你也参与了。”

“其实我是去凑人头的!”

他总能将一件正儿八经的事说得如此诙谐。

尤其说话间脸上扬起的那般笑,更是让人觉得轻描淡写,仿佛他对这个项目也好,亦或是对待自己的工作也好,都只是处于消磨时间的状态。

而陆烧出于自己的修养,仍然礼貌一笑。

宋南笙问:“对了,你来这里是?”

“画展,看个画展。”

“这么巧,我也是!”

“是吗?我已经看完了,就不耽误你进去了。”她现在就想赶紧远离这个眼前轻佻的男人。

可宋南笙从中海追过来,好不容易逮到这只小羔羊,岂有脱手的道理。

他当即横在了陆烧面前:“其实这里的画都很普通,我知道还有一处也在举办画展,不如一起去?”

无限示好!

盛情邀请!

陆烧皮笑肉不笑:“不用了。”

“陆小姐,赏个脸吧!未来咱们就是合作伙伴了,一起去看个画展熟络熟络,也能培养下默契,你说呢?”

“宋先生,我……”她理由万千,正要回拒。

“我听说那个画展上的画都是藏品,都是大师作品,再高的价也买不到,这次好不容易展出,错过了,就再也没机会了。”

“藏品?”

“是啊!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?”宋南笙往她面前稍稍靠近些。

他此时就像一把火,恨不得将面前的小羔羊裹住!

陆烧眼底泛起了一丝警惕,再次往后退了一步。

这种男人就跟翟司然一样,惹不起。

而且有毒!

剧毒!

可是,她一想到自己来画展上的目的,便理智全无。

思虑片刻,也就答应了!

宋南笙跟得了一块宝似乎。

恨不得将其含在嘴里,捧在手里。

二人从会馆里出来,翟司然的司机还在外面等着。

宋南笙拉住了她,说:“坐我的车吧。”

然后硬是将陆烧拉到了自己的跑车上。

翟司然处处有房产,宋南笙则处处有车子。

有钱人的生活不是投资,便是挥霍!

陆烧上车后给司机打了个电话,让他不用等了。

而司机在接到消息后,就立刻告知了正准备要去开会的翟司然。

说白了!司机就是翟司然留下来监视陆烧的狗腿子。

“去了哪儿?”

“陆小姐没说,要不我找找……?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翟司然挂了电话,脸色并不好。

周安在旁边提醒:“翟总,该到时候进去开会了。”

紧急会议在前,容不得他去细想陆烧的去向,只好暂且放下,进了会议室。

而他没想到,人刚坐下来,苏云烟的电话就来了。

他毫不留情的挂断。

可那电话一通接着一通的打进来。

夺命连环催!

苏云烟极少这样不识趣、不懂规矩。

如果不是什么紧急的事,便是被什么事给刺激了。

显然,原因是后者!

一个个电话打来,也彻底恼怒了翟司然。

他把电话甩给周安,朝他示意了一个眼神。

周安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,自然明白,便出了会议室,接了这通电话。

“司然,你在哪儿?”苏云烟的声音从电话那端急促传来。

“苏总,翟总现在在开会。”周安语气平平。

对方稍微片刻,才道:“地址给我!”

带着命令的口吻。

周安跟在翟司然身边多年,深知应付这种情况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官腔:“翟总现在在开会,不方便。”

“我不会打扰他,你把地址给我。”

“不好意思苏总,您还是等会议结束之后再打来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苏云烟的话还没说完,周安就挂了。

自始至终保持着冷静淡漠的样子。

但是可想而知,那边的苏云烟定是已经崩溃了!

周安返回会议室,在翟司然耳边轻说了几句,就将电话放了回去。

并没有因为此事而影响了这场会议的进程。

刚从机场出来的苏云烟握着手机,满脸怒火。

她立刻打了电话回总公司,千方百计要来了翟司然的开会地点,直接奔了过去。

版权所有: 诗钰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