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钰网

首页 > 小说

我有后悔药陆恒陈晶晶

  • 来源:诗钰网
  • 2020-08-09 05:47:17

主人公是陆恒陈晶晶的小说是叫做《》,由麻将三缺一精心创作,小说主要内容是:刘海天看着陆母的背影,对陆恒道:"咱们这次回江城,把阿姨带走吧,这样能让她过的好些。

《我有后悔药》精选:

刘海天看着陆母的背影,对陆恒道:"咱们这次回江城,把阿姨带走吧,这样能让她过的好些。"

"嗯。"陆恒点头,"把我爸也带走。"

第二天一早,陆恒就提着原本买给老妈的补品往王家走去。

王家在桃水村的西北角,三兄弟的新房子并排而建,听老人说,那块地是桃水村风水最好的地方,坐北朝南。

陆恒看着那三幢贴着金色瓷砖的房子,冷笑一下,风水好?埋死人不更好?能蒙荫子孙。

进了王家的院子,这是陆恒第一次来,看的有些震撼,宽大的院子里,一水儿的水磨地砖,在这小地方独一份,连四周的围墙上都贴了金碧辉煌的瓷砖。

村支书王东林从屋里出来,冷冷的看着陆恒,"陆恒?你还敢上门?莫不是说你上了大学,就以为我王家好欺负了吗?"

陆恒心中冷笑,欺负你王家?谁敢啊!

王东林四十多岁,因长年十指不沾阳春水,所以显得很年轻,就三十五六岁的样子。

陆恒挤出个笑脸,把手里的礼品递了过去,笑道:"王支书,昨天我跟王彪叔叔他们有点误会,今天特意来赔罪的。"

这时,王东彪也从屋里走了出来,刚看到陆恒,就想朝他冲过去,不过被人给拦住了。

扯着嗓子吼道:"陆恒,我干你妈,你给我等着,我王东彪不弄死你,誓不为人。"

陆恒只能一脸尴尬的站着,"王彪叔,昨天是我太冲动了,我给你道歉。"

陆恒弯腰,鞠躬,道歉。该怂还得怂,真把这帮杂碎惹急了,挖你祖坟的事都做的出来。

王东彪朝着陆恒大吼:"狗东西昨天不是很嚣张吗?还有那胖子呢?别想着跑,我已经叫人在你家外面盯着了,在和风镇的地界,谁他妈逃的出老子的手掌心?"

"是是是,"陆恒脸上的笑就没断过,从兜里掏出一本存折,双手递了过去。"这是还王彪叔的30万,里面还多了三万块,就当给彪叔的医药费。"

陆恒又补了句:"还望王彪念在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份上,大人不记小人过。现在正处修高速公路关键时间,如果闹出什么不好的影响,就不好了,毕竟会影响到王支书……"

王东彪冷笑的看着陆恒,朝他招了招手,"拿过来。"

陆恒一滞,站直身子深呼吸,朝着王东彪走去。

"嘭"的一声闷响,陆恒的肚子又挨了王东彪一脚,好在他有伤在身,力道不大。但是陆恒也有伤,重心不稳,猛的往后退了几步,摔了个四脚朝天,差点背过气去。

"哈哈……"

一阵哄笑传来。

陆恒躺在地上,内心深处的耻辱感让他有些想要抓狂。身上的疼痛钻心入骨,小腹之中,苦水直往上冒。

陆恒再也忍不住,"哇"的一声,吐了出来。

"哈哈……狗崽子,给老子爬起来,你他妈不是很能吗?起来!"

王家院子里聚集了十几个人,一脸嘲笑的看着地上的陆恒,那目光,真的像是在看一条死狗。

"二哥,你还别说,你那声狗崽子,叫的还挺贴切。哈哈……"

"对对,要不怎么说二哥是咱们村最有头脑的呢。"

"喂,陆恒,看你这样我们也不忍心,要不这样,你回去问问你老妈,让她嫁给王老傻行不?这样咱们就是一家人,就没事了嘛。"

"我看行,守了十几年的寡了,不是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嘛,这不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?"

"哈哈……"又是一阵哄笑。

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嘲笑着,陆恒缓了缓,慢慢的站了起来,环视了一眼所有在场的人,把他们的脸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。

不是他陆恒没血性,不敢拼。别说他现在是满身伤痕,就算没伤,你也不可能干的过人家一大帮人。就算拼命了又能怎样?人死卵朝天?妹妹怎么办?老妈怎么办?

而且从昨天他跟刘海天制定了那个计划开始,他就做好了忍受一切的准备。

不过,他现在改主意了,昨天只不过想要弄死王东彪三兄弟而已。现在,他想着的却是怎么弄死他全家。

家人是底线,犯我家人者,我弄死你全家。留一个,算我是畜生。

嘲笑声中,陆恒缓缓的转身,拖着腿,一步一步的往院子外走去。耳中全是轰鸣声,嘲笑声在那一瞬间全都消失了,只是心中那股紧紧的感觉,似乎是要掐断了他的呼吸。

清晨的阳光,刚好照射下来,照在陆恒那佝偻跄踉的背影上。

"等等!"

平地起惊雷,陆恒站定身子,转身看着王东彪。

王东彪脸上挂着一抹嘲弄,来到陆恒面前,往院门处走了几步,张开腿:"要想走,从我裤裆下爬出去,这事儿咱们就算完了,以后你最好别再回桃水村,不然我铁定整死你。"

陆恒的身子不受控制般颤抖了起来,双瞳充血,额头上的青筋暴起,双手紧握的拳头,指甲已经插进掌心的肉里,鲜血淋漓,一滴一滴的落在他身旁。

血红色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王东彪。

"一。定。要。这。样。吗?"陆恒吐字如刀,掷地有声。

一股死亡一般的恐惧包裹着王东彪,他被陆恒凶狠的目光震住了,心里有些发毛,背后那股凉气,从尾椎骨升起,来到头顶,随后又顺着血液流到心底。

通体寒冷。

其他人似乎也感受到了陆恒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,纷纷跑了过来,将他围住。虎视眈眈的看着他,只要他一有动作,估计就是一顿暴打。

王东彪见众人围了过来,又有底气,恢复那股子嚣张的神情,看着陆恒道:"怎么?让弄死我啊?来啊?你有这本事?读大学了不起啊?在老子面前还不是一条死狗?"

"呵……"陆恒笑了,惨笑。

环视了一眼四周,一字一句道:"今日之痛,我陆恒,以陆家祖先起誓,他日定当十倍奉还,如若有违……"

违了会怎样,他没说,只是"噗通"一声,跪倒在地。

弯腰、伏地,慢慢的,慢慢的朝着门外爬了出去。

版权所有: 诗钰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