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钰网

首页 > 小说

季慎行霍烟全文免费

  • 来源:诗钰网
  • 2020-08-10 05:46:58

《》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,主角是季慎行霍烟,这里提供季慎行霍烟小说阅读,强势锁婚季先生别来无恙小说讲述了季慎行当时在跟谁视频聊天,抬头瞥见是她,摇手示意她别出现在镜头前。

《强势锁婚季先生别来无恙》精选:

季清昭的手在包里摸索,翻着合适的利器好狠狠摔在霍烟脸上。

还没把粉底盒扔出去,就感觉到正开车的人脸色一沉。

“昭昭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了?”

季慎行责骂着。

霍烟也不做声,只呆呆看着车外的光景。

越开到穷乡僻壤,月光似乎更亮了。

车子驶向一片海。

霍烟突然想到了什么,不慌不忙的吐出三个字,“小木屋!”

说时,她指着几十米开外那点若隐若现的光。

季慎行眉宇间藏着若有似无的疑惑,顺着她所指方向缓缓前行。

车子绕了大半个陌生的海域,才缓缓维稳。

季清昭没等两人下车,拔腿就朝木屋飞奔过去。

季慎行和霍烟尾随在后面,月光只照着她半张脸,步子轻得像故意放缓似的。

“不是第一次来吧?”

季慎行随便一问,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。

霍烟没想瞒,伸手和他十指相扣,边答道,“来过两次,都快忘了还有这个地方。”

他扬嘴,耳边传来一浪拍一浪的声音,和她的话一样悦耳。

“和许熠?”

他有些没完没了。

霍烟扣着他的手紧了紧,“三哥喜欢这里的话,以后我们常来。”

答非所问,是一个粉饰过去不错的方法。

季慎行的大手轻柔她的发根,放眼望着不着边际的海,“三哥不喜欢帮烟烟重温和别人的过去。”

“过去的事烟烟也早就忘了。”

她后话接着他的前话答,眼里不见任何情绪。

季慎行燃起一根烟,刚吐出的雾气随海风消散在空气里。

月光减退,小木屋的白炽灯显得格外的幌眼。

“许熠,你怎么会在这种鬼地方。”

季清昭看到许熠后哭喊着,一把扑到男人怀里。

许熠看上去一副倦态,明显是被吵醒的样子。

前一秒还朦胧的双眼,在跳过季清昭看到霍烟后,久久定格在她的身上。

“霍小姐,我们真的不认识吗?”

似乎就这个问题,让在场其他三个人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。

季清昭的手蒙在他许熠的眼睛上,嘴里扯着,“这种害人不浅的女人你怎么会认识!”

许熠意识到自己的冒昧,又觉得季清昭这样说话也着实没有礼貌。

他语气温柔,“昭昭说不认识就不认识,可不能这样说话了,多没礼貌啊。”

霍烟嗤笑,季清昭无故诬陷她拐走许熠,现在人找到了,话里话外还这么不客气?

“是谁见不到人就乱发疯?现在一句道歉话没有,还口不择言。”

她说着,拉了拉季慎行的撒娇道,“三哥,我们回去吧。”

季慎行默许,牵着他的手往回走。

许熠饶有所想,看着季清昭又多说了句,“那也真是奇了怪了,平白无故的想到这里来,平白无故的想到……”

要说出霍烟名字的时候,他酝酿一番又咽了回去,怕季清昭不高兴。

季清昭已经不高兴了,紧紧攥着许熠的手,嘴里不停地叮咛,“许熠,你要答应我,以后无论去哪都要和我说,你突然这么消失急死我了。”

许熠眸光微转,在季清昭额头留了个吻,“好。”

霍烟听着两人的对话,步子不自觉的放缓。

直到许熠和季清昭走到了她的前头,拉开了距离。

身边的季慎行走着走着,也停下来了。

霍烟不明所以,看到季慎行眸子里一抹异样的神色。

“这木房子也不大,一把火就能烧了。”

季慎行说着,眼里仿佛就能看到熊熊烈火。

霍烟倒显得无所谓,语气淡淡道,“三哥何必和个破房子置气,留着路过的人偶去歇歇脚不好?”

挺不错的借口。

季慎行嗤之以鼻,双手搭在她的双肩眼神一瞬不舜,“烟烟说的也又道理,不烧,你也不许再来。”

霍烟依偎在他怀里,逐字逐顿,“当然不会。”

有时候季慎行也会被霍烟的顺服蛊惑,觉得她和自己的关系一如初。

可在许熠下车时,霍烟无意瞥向他的眼神,就又会提醒季慎行,这一切不过是一场阳奉阴违的戏码。

季家。

霍烟就床躺下,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看了一眼手机。

容妈发了一段简短的视频,她调成静音看着视频里小人儿无声的表演,

冉冉对着镜头舞手首弄姿的样子,好是可爱。

她忍不住偷偷把音量开到最小,混着嘈杂的流水声听到冉冉叫她。

“姐姐,你什么时候来看冉冉。我好想你啊。”

她把手机贴在胸口,哽咽的久久喘不上气。

很快了,她在心里默念,哥哥说过,只要季氏破产,她们就可以母女团圆,

这样想着,也是时候让计划更进一步了……

她洗了把脸振作精神,跟着季慎行的后脚进了书房。

季慎行当时在跟谁视频聊天,抬头瞥见是她,摇手示意她别出现在镜头前。

“你房间藏人了?”

视频那边的人说道。

这声音太有辨识度了,让霍烟想不知道是林岫韫都难。

“你先运动,等回国了在谈。”

季慎行话毕,合上电脑。

霍烟随即端着咖啡放在季慎行的面前,男人的手揽上她的细柳蛮腰,她顺势坐在他的大腿上。

“三哥不打算和岫韫姐说清楚吗?”

霍烟一口有商有量的语气。

季慎行食指和拇指揉着太阳穴,是该说清楚的,不过这门婚事是家里结的亲,做决定前要顾虑到季林两家人的面子。

他一手抚着她的长发,头也不抬,“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她点点头,“我相信三哥。”

至于林岫韫,霍烟也不费心去对付,这个女人目中无人,她见招拆招就是。

林岫韫这边被挂了电话,那边就拨给了季清昭。

还没等林岫韫开口问,季清昭早憋着一肚子话不吐不快。

“岫韫姐,你什么时候回国和哥哥把婚礼办了呀!免得霍烟又回季家兴风作浪了!”

季清昭说的直磨牙。

林岫韫嘴角扬起一抹邪笑,“昭昭,你替岫韫姐想着,我谢谢你。至于这个霍烟,没什么必要小题大做。”

林岫韫这么说自然有她的把握,和季慎行订婚前,她是多少秦城公子哥争相追随的女人,这点自信还是有的。

版权所有: 诗钰网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