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钰网

首页 > 小说

天楼几重最新章节阅读-用户c59ba0f772f石滇奚沐小说目录在线阅读

  • 来源:诗钰网
  • 2020-11-16 17:46:03
天楼几重第五章 酒为何物

奚沐又联想起爷爷每次提及乡父时,那种令他浑身生寒的眼神,就像一条被厚密渔网逼进绝境的鲸虎鲢鱼,在昏腥的血水里疯狂地、暴躁地、绝望地挣扎,死也要从敌人身上撕下一嘴血肉!

不惜用整个部落——近万余条性命,祭一个亡故十六年的丧子,未免太过骇人听闻,真的有必要走到这一步么?

奚沐此刻心中纷乱如麻,不知该用何种态度面对他爷爷的这盘计划。烦乱间,不经意扫了面无表情的潭江一眼,他心中一动。

明明这是一件兹事体大的祸事,明明灾祸降临的下场万分可怕,如若成真,简直就是一场人为的罪恶,可潭江说起来却如喝水一般轻松,言语之间还隐约藏着一股憎恨,莫非他身上有着一段难言的故事?

他曾多次说过爷爷救了他一命,但从未说起他所犯何事被爷爷救起,或许,这与部落的某些人,甚至乡父有关,奚沐暗想道。

潭江不知奚沐的心思如此活络,以为是刚才的一番言语吓坏了他,便连忙解释道:不要觉得你爷爷偏执,你不知你爷爷当年有多疼爱你爹。你爹死后,你爷爷整天把自己锁在屋里,不吃不喝,整个人都快疯掉了。

这段往事奚沐倒从未听他爷爷说过,凡牵扯到他父亲,他都格外谨慎,从不在爷爷面前挑起话头,唯恐哪句不对,伤了他老人家的心。

你娘后来撒手而去,将你留了下来,你爷爷才勉强振作,不然的话,今日恐怕会是另一番景象,所以不要再埋怨什么鱼脏好不好吃之类的话,让你爷爷失望,知道了吗?

嗯。奚沐点了点头。

尽管他爷爷有着很危险的念头,可奚沐却也清楚,那一切都不可能发生,所有的幻想只能停留在幻想层面,绝无付诸现实的可能。海神之说他尚且不信,更遑论什么海神之怒了。若发怒,早就发怒了。

读了这么多禁书,他对这个世界的面目远比其他人看的通透。至少,他是这么认为的。

他爷爷虽说睿智,但终究跳不出这世俗的束缚,比如海神,他爷爷就坚信不疑,再比如禁书内记有邪术,亦是如此。谁能轻易跳脱世俗的牢笼呢?奚沐倘若未读那些禁书,大概也不会是个例外。

他也曾劝爷爷闲来无事时,读一两本,既然都带回来了,读上一读又有何妨?

可他爷爷为人谨慎,深知自己整日在外与部落中人打交道,万一某天不小心露出马脚,那就惹大祸了,因此拒绝了奚沐的提议。这么多年来,他只带禁书回来,却从不看禁书一眼,故而难免绕不过弯弯来,深陷部落那些个迷信与禁锢的泥淖之中。

既如此,索性就遂爷爷的意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吧,奚沐如是想道。

吃饭了没?潭江打断了奚沐的沉思。

还没呢。奚沐回答,声音闷闷的,显然还没回过劲儿来。

去我家吃吧。

不了。奚沐谢过潭江的好意,我出来很久了,现在得赶回去,省的我爷爷担心。

嗯也好。

奚沐正欲转身,忽而又临时想到了什么,把头扭过来,小声问道:谭叔,您知道什么是酒吗?

他想起了昨晚的那首诗:醒时饮酒欢,酔时花下眠。了却残生后,魂归九重天!

到底酒为何物,他不知道。活了十五年,他从未听过这个字眼。揣摩诗中之意,酒好像是一种饮品,像水一样,似乎又比水奇异。

还有,什么是醉呢?他也说不上来。

酒?酒是什么?潭江一脸茫然,看样子并不知晓。

见他不知,奚沐打了个哈哈,故作神秘道:是个好东西。

你小子,是不是又在禁书上学来的,总是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
潭江一下子就猜出了来由,这么多年来,奚沐因为偷读禁书,没少问他乱起八糟的问题,甚至有时提出的问题在潭江看来,可谓荒诞不经,全然背离这个世界的传统思想与传统秩序。偶尔潭江也会挖苦几句,说他邪术没学到,人反倒学傻了之类的话。对此,奚沐反倒不以为然,他的想法与做法偶尔的确与人不同,甚至算是离经叛道。可到底错的是他,还是别人,还真难说。

就拿去年的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来说,他就曾做了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,至少以冥水部人的立场来看,那件事足以称得上大逆不道。若被人知晓,那他就要赴他爹的后尘了。为防万一,他专程挑了一个外人不敢涉足之地,也算是冥水部的禁地,去做那件事情。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在他而言,他只是不想同部落那些人一样愚昧的活着罢了。

算下来,最近几日也该去那块禁地验证一下结果了。

走了,谭叔。知道也问不出什么,奚沐告别潭江。

回去的路上,奚沐倒显得不慌不忙,慢悠悠地走着。已经出来将近一个时辰,他爷爷怕是早就去部落上工了,这也就没必要火急火燎地往回赶了。

奚沐一边缓步走着,一边专注地望着海面。此刻,海面波光粼粼,烟气浩渺,沉鳞竞跃在龙船杨的树根之下,游乐嬉戏,偶有一阵海风吹过,树叶飒飒作响,令观景的奚沐神怡心旷。

对了,还得去散食堂领口粮呢。奚沐砸了砸嘴,意犹未尽地收回目光,准备小跑回家。抬头那瞬间,看到一个年纪不大、脸似圆盘的小胖子正朝他这个方向笨拙地跑来。

小胖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舌头伸在外面,模样甚是滑稽。

奚沐嘴角掀起一丝微笑,停下本欲挪动的脚步,立在原地,等那胖子靠近。

沐哥,你要累死我啊,都看到我了,还不往前跑跑,接我两步。小胖子气喘吁吁地跑到奚沐面前,一个大蹲便坐在地上,嘴里不停埋怨道:你知道我找你找的多辛苦吗?你家我去了,一个人都没有,西海岸我也去了,还是没找到你,可累死我了。

小胖子撅着嘴,一脸郁闷,脸颊两侧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,显得敦厚又可爱。

你吃这么胖,让你减减肥嘛。

一听奚沐这么说,小胖子顿时急了,猛地滚圆了眼睛:让我减肥?你知道我吃这么胖有多不容易吗?因为我,我爹他都好几天没吃饱饭了,整个人都瘦了一圈!

小胖子名叫石滇,性格耿直,头脑简单,是奚沐自小玩到大的朋友。说着说着石滇的眼泪竟要掉下来,让奚沐看的一阵心疼。石滇的个性他再清楚不过,从来不会说谎。

石滇的父亲是部落中一名普通渔夫,地位并不高,在吃穿方面难免有些拮据。但究竟有多拮据,石滇从未提起过,奚沐也并不知情。如今看他哭得如此伤心,恐怕他们家连基本温饱问题,维持的都有些勉强,比奚沐家惨多了。

其实,这也是冥水部大多家庭的现状。奚沐年纪尚小,并不了解而已。

石滇目前所处的这个年纪又很尴尬,是长身体的紧要时刻,胃口自然一天比一天大。石滇他娘去世的早,他爹对这个宝贝儿子很是疼爱,为了让他可以吃饱吃好,他爹平日里只吃茅面窝头,不沾半点荤腥,将有营养的鱼蜡、鱼籽统统留给了石滇。可茅面窝头难以下咽,整日吃那个东西,难免会消瘦许多。

走,去我家吃,把你跑掉的那些肉都补回来。

不去,我吃的话你就得饿着。石滇撅着嘴道,满脸认真,并不是在开玩笑,旋即,又仿佛想起什么,破涕为笑道:沐哥,我爹昨晚从船上带了一个好东西回来,我想让你看看。

之前的不快说忘就忘,石滇说这番话时颇为兴奋,也不再嫌累,站起身,拉着奚沐就往回走。

奚沐心中又是一阵心疼,在冥水部这样一个人人藏着城府的虚浮氛围下,难得有如此单纯的人。

因为这种忠厚诚实、呆头呆脑的性格,石滇从小就常被人欺负,与奚沐一样不受同龄人欢迎。可他没有奚沐的力气,每次都被打的很惨。与奚沐认识之后,奚沐就没有再让他受过半点委屈,像保护弟弟一样倾力保护他。

奚沐自小与爷爷相依为靠,无父无母,受尽旁人冷眼,对凌弱之人他总能感同身受,心有戚戚焉。石滇也知感恩,真拿奚沐当自己的哥哥看待,每次有什么好东西,都要第一时间与他分享。

改天去,我现在还有要紧事。奚沐晃了晃胳膊,想把手从石滇的手里挣脱出来。

可石滇攥得太紧,一时间竟难以挣脱。

不行!现在不让你知道,我心里憋得难受!

要不这样,我要去散食堂,你陪着我一道去,之后在去你家。我们家吃的并不紧缺,你也顺便带回去一点。奚沐语调轻柔,像哄小孩似的。对于石滇,除了哄着来,着实想不出其他办法。

不要。石滇坚决拒绝道。虽说他看上去憨憨傻傻,可内心却十分敏感,奚沐平日对他的恩情,他已铭记在心,实在不忍心在给他这位哥哥添一丝麻烦。

你不去领吗?

我家过几天领。你就跟我走吧,我都跑这么远来找你了。石滇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,可怜兮兮地说。

走吧..走吧。奚沐无奈道。

石滇身上的那份单纯与淳朴一直令他感动。

就拿今天这件事来说,为了让奚沐看他爹昨晚带回来的稀罕物,不惜跑那么老远,这番举动看似憨傻,背后透露得却是满满真诚。

这段距离,莫说石滇,就连奚沐跑下来也会累得够呛。

奚沐不在挣扎,仍凭石滇拉着他往回走。

不要急,你现在又不累了?哎哎..慢点跑。松手..我自己跑。你慢点..哎..

海岸上,一高一低、一瘦一胖两名少年前后跑着,不时传来几声欢快的笑声,散入清风,泛漾开来,惹得海边忙碌的渔民们一阵注目。

此时奚沐身上,罕见露出几分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朝气。


水站 http://www.1tongshui.cn
版权所有: 诗钰网 All Rights Reserved